首頁 > 新聞發布 > 正文

志願者在海外 | 泰北支教的中國女孩
來源: 新華國際客戶端
發布時間: 2016-05-06 08:45
郵 箱
打 印

    新華網北京5月4日電 從中國飛往曼谷,轉機至泰國東北的孔敬府,再驅車1個多小時,她終于看到了那片當年泰語課本上稱之爲“苦力也哭泣”的土地。本科剛畢業,泰語專業出身的歐陽佳豔放棄了大城市的工作機會,只身來到泰國東北部農村地區瑪哈沙拉坎府孔子學院支教。

    而未曾想到,自己竟在這個被她稱爲“瑪哈村”的地方呆了3年。

    20出頭的歐陽在泰國鄉間的這3年,意味著1000多個日夜在離家千裏的陋室中獨抱教案,而且與其他就業選擇或人生機遇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圖爲漢語教師志願者歐陽佳豔在泰國瑪哈沙拉坎大學孔子學院。(新華社記者陳家寶攝)

    中國國家漢辦漢語教師志願者的任期一般爲1年。幾批同伴們已經卸任離去,問她緣何在異國的窮鄉僻壤中獨守數年,歐陽說,每年將盡時都覺得有許多未完成的事情,比如學生的課業和比賽,所以年複一年地延期。直到今年“瑪哈村”孔子學院10周年慶典舉行,孩子們的漢語比賽結束,她才覺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“泰國東北部較貧窮,‘瑪哈村’更是偏僻落後,不像首都曼谷那麽發達,孩子們即使學成中文,也未能有好的就業選擇,難免缺乏學習動力。能堅持學下來的對中文那是‘真愛’。”談起她的學生,歐陽的眼睛立刻綻放出溫柔的光彩,嘴角彎成月牙,似是在回味一些幸福的瞬間。

    瑪哈沙拉坎距離曼谷500多公裏,地廣人稀,幾乎沒有公共交通系統,大多數物資需要到其他省府購置。志願者們難得舟車勞頓到曼谷一次,皆稱爲“進城”。在“瑪哈村”,他們沒有任何現代化的娛樂,年輕歲月都傾注于這些對中文充滿“真愛”的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圖爲泰國瑪哈沙拉坎大學孔子學院孔子園。(新華社記者陳家寶攝)

    看著交不起一年100泰铢(約合18元人民幣)考試費的孩子們仍渴望學習,懷揣著家徒四壁的學生們給自己帶來的小吃和禮物,歐陽更堅定了自己的選擇。“農村孩子性格淳樸,學習很努力。看著自己的學生在各種中文比賽上獲獎,成就感足以抵消一切支教的艱苦。”

    這些年裏白皙而嬌小的她在終年近40度高溫的陽光中,奔走于鄉間學校的孔子課堂,帶著自己編寫的教材,豐盈著每個孩子求知的渴望。

    孔子學院辦公樓前的一處荒林,如今變成了紅色亭台、小橋流水、楊柳垂岸,名曰孔子園,爲泰北孩子們帶來最直觀的中國氣息。這個泰東北鮮有的中式園林,背後盡是院長和志願者們的心血。

    圖爲泰國瑪哈沙拉坎大學孔子學院孔子園夜景。(歐陽佳豔攝)

    “從園林的設計,到一磚一瓦,都是我們自己操辦。”踏足這個園子,歐陽眼中溢滿欣悅,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呵護著一草一木。她指著園子一角一個結構複雜的巨大泰式木琴,自豪地說:“這是我們學生親手做的。”

    孔子園籌建多時,雖有預算,卻遠遠不足,經院長和志願者多方集資才得以建成。涼亭的磚瓦、秋千和小橋的木材及園中燈飾等,沒有一樣能在瑪哈沙拉坎買到。自籌建以來,大家盯著每次赴其他省府和到曼谷的機會,盡可能選購建築材料。

    歐陽說,有些材料在國內買價格更優惠,選擇更多。他們就利用放暑假回家的空隙從家裏買了,放自己的行李中,分批帶些過來。

    爲何不動用經費把材料托運過來?她毫不猶豫地說:“運費太貴,能省則省。省5000泰铢(約合900元人民幣)就能給園子多買一棵樹呢!”

    圖爲泰國瑪哈沙拉坎大學孔子學院孔子園。(新華社記者陳家寶攝)

    裹在熱浪中的瑪哈沙拉坎飽經旱災,裸露著大片龜裂的土地,天地昏黃一色,驟現的這一園綠色竟顯突兀。歐陽說,配上一陣拖著泰國腔的中文讀書聲,這裏就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3年的支教歲月將盡,志願經曆除了能爲考研增加10分,再無就業優惠。

    當人們困惑于在這片貧瘠土地上的歲月爲她帶來什麽時,她只在朋友圈上放了一張孔子園華燈初上的照片,圖片說明爲:天上人間。(記者陳家寶,編輯海洋,新華國際客戶端報道)

責任編輯:Danq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