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旅遊觀光 > 正文

劉詩詩 寫給吳哥的情書(組圖)
來源: 新旅行
發布時間: 2014-07-25 14:37
郵 箱
打 印

\

  詩詩說旅行于她的意義在于從忙碌的工作中放空自己,親近生活的豐滿。于是疲憊、焦慮、緊張都在旅行中被體諒了,它滋潤眼睛對于美景的渴望,更能豐盈內心之于世界的理解。她期待身體力行的每一次短途都能成爲一次心靈的長假,恰好吳哥的陽光從不代表時間,它坐擁安逸的心情更期待佳人的造訪。

\

  曆代的繁榮和近代的苦難,都在高棉的微笑中化作煙雨,風趣的Tuk Tuk司機熟知吳哥寺每一個最美的角度,緩緩駛過林蔭小路,每一此回眸,都刻印下呼之欲出的表情。

  市集是一個城市的中樞神經,當人潮造訪這裏,城市的肢體也隨之醒來。挑著竹竿賣甘蔗水的女孩、戴著鬥笠的大叔、站在香料桶後哺乳的少婦,喧囂的市井彙集了塵世中生動的表情。買賣變成了對主婦的考察,仿佛她們選擇的不是蔬食,而是關于新鮮感的把握。在安納塔拉酒店大廚的陪伴下,這些奇異又陌生的水果有了自己的名字,或許是得益于殖民時代的影響,柬國美食在原料的處理上平添了幾分西方的诙諧與優雅。詩詩說她對味道談不上絕對的喜好,她更鍾情自然本身的氣息,不矯飾、不做作。集市的活力激發了詩詩對柬國風土的好奇心,她決定乘坐傳統交通的嘟嘟車tuk tuk去探訪高棉的微笑。

\

  巴戎寺建于12世紀,是耶跋摩七世晚年爲自己建造的陵寢寺院,穿過回廊走進建築主體,籠罩在暗影中的是一串陡峭的石階,對于黑暗的攀越更像是一次修行。巴戎寺現存四十九座尖塔,每一座塔身的四周都雕刻著巨大的佛面,代表著佛經中反複倡導的精神:慈、悲、喜、舍。雨露把陽光和草木都蒸出了暖意,石頭都忍不住想變成精靈。曆代的繁榮和近代的苦難都在高棉的微笑中化作煙雨,這些從石頭中呼之欲出的表情,在人性和神性之間具備了真實的睿智和歡喜。

\

  開滿紅蓮的池塘倒映著印度教的宇宙圖景,也注解著古人鍛造空間的想象力。12世紀,在國王蘇利耶跋摩二世的主持下,舉全國之力耗時30年建成的吳哥寺是世界上最大的印度教神廟。這位極具創造力的國王拿捏著神聖與世俗的尺度,通過對建築結構的編排,完整地再現了印度教對宇宙構成的想象,使吳哥窟憑借高超的建築工藝和精美的宗教雕刻聞名于世。時空穿梭的感受,對于曾經扮演馬爾泰若曦的劉詩詩而言並不是一個陌生的議題,她說她擔心對文物的保護不當反而會造成對建築原貌的破壞,“美景難求,要精心呵護才好。”

\

  雕刻在石門兩側的仙女被青苔覆蓋了臉,石頭在巨型藤蔓的養育中修煉成型,王朝和奢華靜止了,歲月和藝術仍在繼續。“我不是一個善于計劃的人,無論什麽,來到的時候,坦然面對就好。”無論戲裏戲外,本真的自我才是最難以诠釋的角色。27歲的劉詩詩還在不斷探索自己的戲路,安靜、素樸、真誠是從浮光掠影中萃取的靈性。關于生活的點滴體悟化作一句寫給吳哥的情書:無論是演戲還是生活都要走進窄門,從狹窄開始慢慢走向寬廣,永遠不要被高廣的大門所迷惑,那裏的路不是長途。

責任編輯:徐蕊